Uber成功IPO,但谁还记得它的创始人卡兰尼克

来源:www.xjctc.net   时间: 2020-01-01

优步是全球最大的出租车平台,终于上市了。

但它的创始人Travis Kalanick没有出现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标志性阳台上。

两年前,Karanic被宣布“无限期休假”,Dara Kosrosa接任优步首席执行官以清理混乱;两年后,优步的IPO敲响了时钟,似乎并不欢迎他。

据国外媒体报道,卡兰尼克希望参加IPO仪式,但也希望带上他的父亲唐纳德卡兰尼克,但优步高管认为,卡兰尼克的出现将不可避免地唤醒公众对他的最后记忆中遇到的灾难。因此,拒绝参加。

然而,虽然不可能亲自参与响铃,但优步IPO可以使其价值飙升。根据优步的招股说明书,虽然卡拉尼克离开了优步,但它仍然是优步的第三大股东和最大的个人股东,持有8.6%的股份,以及1.175亿优步股,如果基于42美元的发行价,优步的上市将增加近60亿美元。

在硅谷,Karanic经常与偏执的乔布斯,贝索斯的bezos和冷漠的马斯克相提并论。

挑战权威,从不承认失败,肆无忌惮,咄咄逼人,挑衅性的规则.这个出生在洛杉矶的狮子座男人有太多的标签。

美国《纽约时报》在线版文章指出,为了获得成功,Karanic有时无法用来诋毁Lyft等主要竞争对手,甚至逃避监管部门采取冒险行动。这种公然无视商业规则和标准的做法已经让优步品尝了苦果,并且已经把这个千载难逢的公司置于崩溃的边缘。

“特拉维斯最强大的能力是,即使你需要突破一堵墙,你也必须实现自己的目标。特拉维斯最大的缺点就是即使你碰到了墙,也必须达到目标。”投资者Mark Cuban的话是Karanic最重要的特征。

有人说,他的性格适合企业发展的早期阶段,绝望,匆忙,开放领土;但在企业发展的中后期,它已成为一个缺点。优步的八年发展轨道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不可否认的是优步没有他没有首次公开募股。 “他既是对规则的颠覆,也是激进的暴利。”

作为首席执行官扩大领土

“无论你身在何处,只需点击一下按钮,车就会来。”作为共享经济的先驱,优步为后来者提供了成熟的可复制模板,并在全世界产生了无数的模仿者。例如,在共享经济一度火爆的中国,有一批醉酒和快速发展的汽车公司,不仅深刻改变了人们的旅行,而且培育了中国的共享经济市场。

作为行业中的颠覆者和新领域的先驱者,Karanic无疑是最成功的。

根据招股说明书,优步自成立以来已在63个国家提供个人移动服务,总人口为41亿,其估值曾达到近910亿美元。

但优步的增长道路并不顺利。从优步的出现,优步面临着质疑和欣赏的环境。

Karanic公开表示,“优步的任务之一是打破现有商业运输系统的垄断,整合闲置资源,重塑行业秩序。”

据悉,优步开始提供豪华轿车服务,并逐步进入传统的出租车业务。

随着大城市人口的快速增长,但出租车数量长期保持不变,价格也水涨船高,uber的出现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出租车的“行业生态”,颠覆了出租车行业的商业模式。用户只需点击一次,就可以调用uber汽车。车费直接从用户之前输入的信用卡账户中扣除。旅客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以任何折扣价获得更舒适的旅行服务。uber司机也可以获得比以前更高的劳动收入,并创造很多就业机会。

然而,作为一个扰乱秩序的人,uber显然对最初的出租车从业人员和利益相关者构成了威胁。这种商业模式也让传统的出租车司机指责优步“不公平竞争”。

“当我去任何一个城市,我都会告诉那里的市长,uber可以创造就业机会,减少旅行,减少交通拥堵,减少污染。如果你是你,你不欢迎吗?为什么我们要抵制社会和技术的进步?“最终,ube以用户接受和创造就业机会为契机进入美国各城市。

此后,优步也在冲突中走向国际。面对一系列国家和城市,优步的态度依然强硬。用卡兰尼的话说:“我个人喜欢解决问题,总是想迎接挑战,我喜欢艰难而可怕的挑战。那时,我的大脑和大脑将同时启动。”

Karanic的个人意愿深深地影响了Uber:让路。卡兰尼克成功地挑战了现有秩序,影响了交通和安全法规,抵制了竞争对手和使用法律的灰色地带。

但卡兰尼克激进的风格让uber获得了成功,但在快速增长的背后,是与政府监管机构、出租车公司和竞争对手的不断对抗。

美国一家媒体总结了优步的发展历史。今天Uber在旧金山的每一个城市复制了它的发展轨迹:挑战现有秩序,引起争议,对出租车行业怀有敌意,受到监管部门的压制,在灰色地带运营、发展和壮大,最后默许了甚至官方认可。

让每个员工都充满热情地战斗

在硅谷,uber是最成功的故事之一。

这是因为它的动态值。当新员工加入uber时,他们被要求认同公司价值观,拥有14项核心内容,包括大胆的激进分子、“痴迷”客户和“永远推动”。优步特别强调“精英领导体系”,这意味着最优秀、最聪明的员工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爬到最高层。即使他们踩到了其他人。

在卡兰尼克的领导下,优步与其他公司的不同之处在于,优步的企业文化几乎已经成为每个人“气场”的一部分,优步的每一位员工都有着相似的心态,就像被用同样剂量的鸡血殴打一样,充满了激情的斗志。这是王庆云在LinkedIn Uber担任产品经理的总结。

王青云认为,优步的核心企业文化是赢得:冠军的心态,这意味着当每个人都在做事情、做决定、做项目时,他们必须抱着“我们必须赢得冠军”的心态去做。冠军心态不仅让每个人都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从更大的模式思考问题,更重要的是,让每个人都有一种自我定位和使命感,即“我们是最好的产品。”

为了迅速发展,优步保持了一个分散的公司结构,强调区域办事处的自主权。鼓励区域总经理“做自己”这是优步的另一个核心价值。管理人员没有旧金山总部的密切监督,并拥有决策权。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实现增长和收入目标。

与此同时,王庆云得出结论,优步文化中也有大胆的投注,提醒大家不要这样做,因为有一件事太复杂,太难了。真正的创新往往很困难,因为其他人一直在做简单的肯定。在每个季度开始时,优步要求员工思考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以及是否有任何可以解决这些问题的大胆投注。

这些都是优步成功的一部分,商业分析师对此进行了讨论。

危机表现

但随着优步规模的扩大,企业管理的弊端也暴露出来。例如,过去以绩效为导向的激进战略,以及性骚扰和众多公司丑闻。

《连线》该杂志认为优步确实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形象问题,另一个是文化问题。要真正解决这些顶级问题,优步不应该寻找新的首席运营官,而应该转变为首席执行官。

结果是一个口号。

(1)陷阱内外爆发矛盾

2017年3月,Karanic和司机Fazi Kamal在优步政策纠纷中誓言,甚至司机“放屁”。

门关闭后,司机给了Kalanic一颗星。

视频流出后,公众肃然起敬。骄傲的卡拉尼克首次向公众示弱。他于2月28日晚致函优步员工,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歉意,并对司机的无礼言辞表示歉意。“羞耻无法形容我的行为,”卡拉尼克写道。我是公司的领导…言行值得每个人骄傲。但我的行为违反了这一标准,很难责怪。”

卡兰尼有关企业责任的言论发布之际,正值优步的艰难时刻。

在此之前,2017年2月,uber的一名员工披露了公司内部的性骚扰事件,引起轩然大波。

Uber的前工程师苏珊福勒(Susan Fowler)在她的个人博客上发表文章,揭露了她在Uber工作一年期间遭到男上司的性骚扰和报复。据福勒说,在上班当天,新老板在公司内部聊天工具中对她进行了性骚扰。福勒立即筛选了聊天信心并向人力资源部报告,但由于高管的出色表现,公司不会因为一个“小错误”而惩罚一个能给公司带来可观利润的员工,而是强迫她要调到其他队去。

此后,苏珊福勒发现自己并非个案,公司里仍有许多性别歧视的案例。

不过,优步对这一事件的内部处理也引起了公众的不满,并导致了优步活动的取消。卡拉尼克一开始并不同意,他继续参加在好莱坞举行的奥斯卡派对(0x9a8b),直到事情发酵并下令紧急处理。

“增长高于一切”,对其他事情漠不关心,无论是道德法规还是公司形象。卡拉尼克的性格在处理这件事时暴露了出来。苏珊的博文就像多米诺骨牌,而卡拉尼克此前的不当行为也被挖了出来。

(2)赢得一切

Karanic的“KPI为王”风格也为优步的企业文化奠定了基础,员工也用尽了他们的业务来改善他们的业务。

为了与对手Lyft竞争。优步已经建立了一个团队,以获得所谓的“竞争情报”,例如从分析服务Slice Intelligence购买数据。通过名为Unroll.me的电子邮件分析服务,Slice从用户的收件箱中收集他们发送给Lyft的收据,然后将匿名数据出售给优步。优步然后用这些数据来分析Lyft的商业健康状况。

为了对抗Lyft司机,Uber派遣公司员工向Lyft司机下了订单,然后在途中取消了订单。一些优步员工专注于Lyft,然后说服司机在途中成为优步的全职司机。

早在2014年,当Karanic听说Lyft正在开发拼车功能时,优步立即开始使用自己的拼车选项UberPool,该选项刚刚曝光了2天。 2016年,在优步在墨西哥城举行的高管峰会上,他谈到了如何破解Lyft业务以及如何摧毁竞争对手。

与此同时,2017年3月,媒体爆发:优步的内部秘密工具Greyball帮助优步在政府调查人员面前玩了几年的“猫捉老鼠”游戏。这是该公司为阻止不良乘客而开发的一种工具,后来被用来阻止监管机构调查优步。此事开启后,司法部已开展案件调查。

对于卡拉尼奇来说,他不止一次越过这条“警戒线”。在《名利场》采访了超过50名现任优步员工,前员工,投资者和其他熟悉卡兰尼克的人员时,卡拉尼奇经常开车进入这样的状态:为了获胜,他会毫不犹豫地付出任何代价。自2009年成立以来,这一特质使优步成为最持久的危机。

(3)“偏离”的企业文化

以结果为导向,以利润为导向的企业文化早在2012年就开始出现。

2012年,纽约遭遇飓风桑迪,优步确实决定提高价格,使纽约的汽车服务价格翻了一番,被指控抢劫;在2013年的暴风雪中,优步的车价高达原价的8倍,旅客完全烦躁不安; 2017年1月,特朗普总统对7个穆斯林占主导地位的国家发布禁令,引发纽约市出租车司机在肯尼迪机场的罢工。优步宣布将继续提供机场接送服务。

因此,#DeleteUber的活动在社交媒体上推出。据媒体报道,优步的旅行量周末下降了10%,20万人删除了优步应用程序。

最后,卡兰尼克宣布退出特朗普咨询委员会,Lyft的下载也在很短的时间内大幅增加。

此后不久,伦敦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当人群撤离时,优步仍然采取了“高峰涨价”策略。

优步进入Karanicization

为了回应优步日益激烈的批评,优步的持续亏损让投资者更加不满。优步每年损失数十亿美元。在优步经历了首席技术官,首席运营官,首席财务官和其他高级管理人员的动荡之后,有一段这样的段落:优步首先将自己变成了无人驾驶驾驶的无人驾驶驾驶。公司。

在2017年秋天,媒体称之为“最受道德挑战的独角兽公司”的领导人卡伦尼克被迫离开优步。 Dara Khosrowshahi接任优步的首席执行官。据国外媒体报道,为了解决优步的困境,科斯特罗萨斯聘请了大量律师来调查和纠正他的困境。多年来该司的法律缺陷。他还编辑了Karennik的14个文化价值观清单,其中包括“Always BeHustlin”(快速行动,以最具创造性的方式解决问题到“超级抽水”(血沸)。

它也在某种程度上扭转了优步的形象:负面头条新闻源源不断减少。与此同时,新引进的职业经理人也成熟了这只野蛮的麒麟。

今晚,全球最大的共享旅游平台终于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2015年6月,在优步五周年庆典上,Karennik说:“我意识到有些人形容我是一个混蛋。我想承认我并不完美,优步并不完美。和其他人一样,优步和我做错了。但在优步,我们都愿意从错误中学习和成长。

Karennik今天的情况与乔布斯相似,乔布斯于1985年被董事会淘汰。在经历了11年的低生活之后,乔布斯回到了苹果公司,开启了苹果颠覆世界的伟大旅程。

Karennik怎么样?他能重建乔布斯的辉煌吗?

(本文基于媒体和互联网数据)

  • 友情链接:
  • 版权所有© 新疆计算机培训中心 | 新ICP备10201303号-1 | www.xjctc.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