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背后的战争,版权混乱与股权纠纷

来源:www.xjctc.net   时间: 2020-02-24

摘要:《冈仁波齐》发布12天后,查获票房超过5000万张;另一个备受瞩目的西藏主题知识产权导致了争议。

最近,以西藏为主题的文学电影《冈仁波齐》在发行12天后获得了超过5000万的票房;另一个备受瞩目的西藏主题知识产权引发了争议。

6月初,香港上市公司在网站上发布通知,该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与《藏地密码》版权所有者达成协议,开发和制作一系列电影。

作为与《鬼吹灯》《盗墓笔记》相同的三个主要IP之一,无论开发哪个公司,都会注意到《藏地密码》。

没想到,最近有媒体称,版权所有者国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英)获得的版权无效,版权仍处于国家阴影之下。

然而,网络娱乐方认为,其全资子公司与国英签订的联合投资发展协议具有法律效力。有一段时间,《藏地密码》引发了另一波话题。

到底发生了什么?小月发现,在这个消息背后,这实际上是国营公司两大股东之间的一种不满。

国英实际上是一家基金管理公司。从《藏地密码》开始,它保留了许多IP项目,包括最近刚刚发布的国家IP《李雷和韩梅梅》。

然而,在北京电影的大股东,北京玉鸟永胜投资有限公司和第二大股东王国维经过几轮股权变动后,存在很多分歧和摩擦。甚至王国维也被董事会从总经理职位上撤下。

王国维说,未经他和董事会同意,北京玉鸟永胜卖掉了《藏地密码》的电视剧和电影版权。

针对国家电影公司内部的各种股权问题,小月通过短信和电话联系了公司现任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郭春,但未收到回应。

股东之间的争斗很复杂。这会影响《藏地密码》电视剧和电影的发展吗?

《藏地密码》版权历史

《藏地密码》是由何马撰写的一本藏文化背景的冒险书。这本书共有10卷。这部小说完成后,它吸引了50或60家出版公司争取版权。它每周销售20万份,是中国三大IP之一。

如此大的IP,电影和电视版权分割自然受到各公司的关注。《藏地密码》的网络剧和缩微胶片版权由作者直接授权给Ali Entertainment。

2016年11月,它由优酷和阿里娱乐公司制作,由曹东武(韩国)执导。由何润东和李春主演的网络在线《藏地密码》,总共有8集。

但在网络版权较早之前,2012年,赫马已经将《藏地密码》的版权和超过1000万的电视剧版权的版权卖给了国英。据说,当时的经理是公司现任第二大股东王国维。

此后,国英投资将电视剧版权卖给了腾讯影业。

2016年9月,在腾讯影业第9次会议上,腾讯影业副总经理兼黑体工作室总经理陈英杰宣布,腾讯影业已获得《藏地密码》的电视剧改编权。生产和发展在一起。

《藏地密码》的电影版权更受重视。它吸引了许如李瑞刚,韩三平和卡森伯格等人,并希望制作一部中外合拍片。

在2013年北京电影节上,东方梦工厂,中国电影集团和国英的代表签署了一份备忘录,由一位着名的好莱坞导演执导。它预计将于2015年发布,制作类似于《夺宝奇兵》的冒险电影。

当时,如果在六个月内没有合作,则同意该备忘录将在六个月内无效。从那以后,三者之间的合作变得沉默。

韩三平(中),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前董事长,王国维(右二),国英投资有限公司前总经理李瑞刚(右一),东方梦工厂董事长,美国梦工厂首席执行官Kasenberg b)

然而,《藏地密码》电影版权的竞争并未止步于此。据了解,包括索尼,万达和腾讯在内的众多行业巨头都曾与国英谈过电影版权问题。

经过几次曲折,网络娱乐的全资子公司佳轩环球影业最终获得了《藏地密码》的独家合作发展机会。

接下来,与Net Entertainment关系密切的佳轩环球影业将作为主要控制方参与项目开发。国英将以版权占据项目份额。

版权纠纷的背后是股权战争

在电影和电视发展全面展开的时候,版权派对国英的第二大股东王国维站起来公开表示,网络娱乐所获得的版权无效。

本案的争议也将从国英投资的股权开始。

根据工商业数据,国英于2008年注册成立。在发展过程中,公司有9项业务变化记录。自2008年至2014年成立,法定代表人是前中国电影集团董事长杨Buting;在2014年7月的变更中,法律代表由王国维取代;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罗春晓。

目前,国营的股权结构如下。

北京玉鸟永胜投资的初始股东包括一家名为北京玉鸟恒升投资的公司。该公司背后的主要股东是香港股票上市公司 Beida Jade Bird Huanyu()。

《藏地密码》版权纠纷背后实际上是北京玉鸟永胜与王国维之间的股权纠纷。事情已于2014年制定。

王国维在一份声明中说,当时为了资助《藏地密码》系列电影,公司介绍了北京玉鸟永胜的股东。经过一轮工业和商业变革,北京玉鸟永胜成为持有50%股份的第一大股东,而王国维的持股比例则从46%下降至36%。

但是,由于北京玉鸟永胜未按照协议履行相关投资义务,构成违约。 2017年3月22日,北京市仲裁委员会裁定王国维有权回购“国家电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50%的股份。

根据王国维的说法,在裁决后不久,国英未经他和董事会同意就卖掉了《藏地密码》的版权。在他看来,国家电影公司的这些做法是非法的。一旦完成50%的股份回购,他可以宣布先前的授权无效。

针对王国维提到的这些问题,当小玉通过短信和电话联系罗春晓时,对方没有回应。

《藏地密码》的版权存在风险吗?

在复杂的股权纠纷下,正在开发《藏地密码》影视的公司,将来会遇到版权风险吗?《藏地密码》有版权吗?

一些知识产权律师对娱乐资本理论表示,授权公司内部股东的变更不会影响外部授权的法律效力。换句话说,即使王国维成为国英的第一大股东,《藏地密码》之前的各种外部授权仍然合法有效。

即便如此,《藏地密码》的开发并非完全没有风险。

有些律师说《合同法》第52条规定合同无效,即恶意勾结,损害国家,集体或第三方的利益。也就是说,如果王国维能够证明罗春晓和被授权方恶意勾结,卖空和出售国家电影公司的资产,合同无效。

面对媒体,王国维试图证明国家阴影与收官之间存在太多不可告喻的事情,而且在律师介入的情况下,事件可能会发生变化。

王国维说,《藏地密码》电影版权的授权还未通过国营董事会:“公司董事会共有5个投票权席位,北京玉鸟有3票,我有投票权与杨Buting(现已辞职)。公司章程规定,处置重大资产或主要业务需要董事会同意超过4票。但是,当电影版权被出售时,董事会是没有召集。“

然而,Net Entertainment和国英公司的密切关系似乎在版权问题上是合理的。

近日,娱乐之都近期娱乐表示,《藏地密码》电影项目的开发并未受到影响。

消息人士称,原因主要是基于以下两点:一是其全资子公司没有购买《藏地密码》的电影版权,而是与国英投资共同投资《藏地密码》,这是一个正常的商业运作公司,而不是它需要得到国英董事会的批准。二,现行的联合投资开发协议具有国家影子公司的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的签名,具有法律效力,不了解国营公司的内部股权纠纷。

此外,该公司还发布了有关媒体新闻的声明,明确表示其目的在于电影的投资和发展,以及国英与莱旺娱乐的全资子公司的独家独家合作。

事实上,大型IP许可证被抢劫的情况并不少见。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小月。此前,由于《鬼吹灯》的版权,Penguin,Lukang和Upcoming竞争版权。

有一段时间,许多原始读者陷入了“版权混淆”。然而,这一次,与之前的《鬼吹灯》版权纠纷不同,《鬼吹灯》已经改编自各个家庭,许多电影和电视作品都出现了,世界歌手的权利与电影和电视项目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文学内容将为许多电影和电视作品量身定制。

在《藏地密码》巨大的知识产权价值下,尽管争议仍未得到解决,但电影和电视的发展一直在快速发展,也许这是有关各方重返谈判桌的最明智的选择。

(作者:娱乐资本,文/高清秀,谢卫平,编辑/郑道森)

  • 友情链接:
  • 版权所有© 新疆计算机培训中心 | 新ICP备10201303号-1 | www.xjctc.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